投稿指南
一、稿件要求: 1、稿件内容应该是与某一计算机类具体产品紧密相关的新闻评论、购买体验、性能详析等文章。要求稿件论点中立,论述详实,能够对读者的购买起到指导作用。文章体裁不限,字数不限。 2、稿件建议采用纯文本格式(*.txt)。如果是文本文件,请注明插图位置。插图应清晰可辨,可保存为*.jpg、*.gif格式。如使用word等编辑的文本,建议不要将图片直接嵌在word文件中,而将插图另存,并注明插图位置。 3、如果用电子邮件投稿,最好压缩后发送。 4、请使用中文的标点符号。例如句号为。而不是.。 5、来稿请注明作者署名(真实姓名、笔名)、详细地址、邮编、联系电话、E-mail地址等,以便联系。 6、我们保留对稿件的增删权。 7、我们对有一稿多投、剽窃或抄袭行为者,将保留追究由此引起的法律、经济责任的权利。 二、投稿方式: 1、 请使用电子邮件方式投递稿件。 2、 编译的稿件,请注明出处并附带原文。 3、 请按稿件内容投递到相关编辑信箱 三、稿件著作权: 1、 投稿人保证其向我方所投之作品是其本人或与他人合作创作之成果,或对所投作品拥有合法的著作权,无第三人对其作品提出可成立之权利主张。 2、 投稿人保证向我方所投之稿件,尚未在任何媒体上发表。 3、 投稿人保证其作品不含有违反宪法、法律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之内容。 4、 投稿人向我方所投之作品不得同时向第三方投送,即不允许一稿多投。若投稿人有违反该款约定的行为,则我方有权不向投稿人支付报酬。但我方在收到投稿人所投作品10日内未作出采用通知的除外。 5、 投稿人授予我方享有作品专有使用权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通过网络向公众传播、复制、摘编、表演、播放、展览、发行、摄制电影、电视、录像制品、录制录音制品、制作数字化制品、改编、翻译、注释、编辑,以及出版、许可其他媒体、网站及单位转载、摘编、播放、录制、翻译、注释、编辑、改编、摄制。 6、 投稿人委托我方声明,未经我方许可,任何网站、媒体、组织不得转载、摘编其作品。

法治中国英译新探(3)

来源:楚天法治 【在线投稿】 栏目:期刊导读 时间:2021-04-25
作者:网站采编
关键词:
摘要:三 “法治”不一定译为the rule of law 2018年3月11日,我国通过并颁布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其中“健全社会主义法制”被改为“健全社会主义

三 “法治”不一定译为the rule of law

2018年3月11日,我国通过并颁布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其中“健全社会主义法制”被改为“健全社会主义法治”,使“法治”一词再次成为学界关注的热点。因为“法治”不是一般的术语,而是法学最高概括层次的概念[8]。从外译看,国内不少学者认为“法治”应译为rule of law[9-11]。《汉英外事实用字典》也将“法治”译为rule of law,具体解释是:rule of law—which means those who use law to rule others but not themselves as they place themselves above the law[12]。然而,在深厚的法律历史文化背景下,“法治”是一个“极度难以琢磨的概念”[13],想找到所谓“语义明确和意识形态中立”的法治定义是不可能的[14]。更重要的是,中西方无论是在“法”的概念、运用和作用上均有巨大差异,很难在概念之间进行一一对应。况且,学术界对“法”和“法律”的概念存在不同意见,在翻译时应强调背后的话语实践和在整个话语体系中的含义[15-16]。也就是说,“法治中国”的“法”,是调整社会关系的规则还是成文法,笔者还没有检索到学界给出的较为明确的意见。在这种情况下,“法治”是否只有the rule of law一种理解,可能就会产生较大的讨论空间。我们认为,“法治”的翻译需要根据其具体含义,还要参考语言历史和结构。在我国,“法”和“法治”表述由来已久,在先秦诸子文献中已经可见,常被学界提及的有:

法者,天下之程式也,万事之仪表也。(《管子·明法》)

昔者先君桓公之地狭于今,修法治,广政教,以霸诸侯。(《晏子春秋·谏上九》)

治民无常,惟以法治。(《韩非子·心度》)

历史上,我国传统文化中的“法”意义宏大,维度多元。中西方“法治”各具历史特色,内涵迥异。内涵上,西方法治是顺着民主政治之保障自由、保障民权而来的;而中国人所说的“法治”是顺着法家的观念而来的,是相对于儒家的“礼治”或“德治”而言的[17],其含义从刑法逐渐扩大到法度和普遍争议,最终稳定到广义的法[18]。语法上,根据对“法治”的专门考证,我国古典文献里“法”与“治”在大部分情况下是两个完全独立的字词,并不总是作为一个词组的要素出现,“治”可为名词、动词和形容词[19-21]。“法治”往往不是合成词,具有三种形态:

一是“治”经常作性状动词,是“法”的状态,例如:

故其法治,其佐贤,其民愿,其俗美,而四者齐,夫是之为上一。(《荀子·王霸》)

二是作名词,与“文治”“武治”“德治”“礼治”一样,例如:

珏刚严, 晓法治, 勤身以劝下,然苛察, 无经术大体。(《新唐书》)

三是“法”是“治”的标准、准绳,“治”是动词,是“法”施行的动作、行为,例如:

然则先王之为乐也, 以法治也, 善则行象德也。(《礼记·乐记》)

在第一种形态下,“治”的含义与“天下大治”的“治”相同,表示安定的意思,与“乱”相对。很明显,the rule of law并没有直接体现出“治”作为“法”的状态和结果,第一种“法治”恐不能译为the rule of law,可以译为the good order of rule by law或者a vast orderly legal system等。第二种形态又包含两个含义,一是属于相对狭义的概念,通常指“法律法规”,其内涵不比the rule of law更深远,直接译成law、laws即可;二是“法治”可以理解成“以法治国”,类似的表述如“文治”“武治”“德治”。这是对先秦诸子百家代表思想和学说的总结,并不是词,而是动词词组[20]。所以,译为to rule a country with the philosophy of law或the legal philosophy of ruling a country似乎更为贴切。在第三种更为直观的动词形态中,“法”和“治”具有独立的意义和功能,以这两个字、词的连属为核心形成的“以法治之”,并不是合成了“法治”[19]。所以,将其译为rule by law或者ruled by law更合适。

四 “法治国家”“法治政党”“法治社会”“法治政府”的“法治”应统一译为rule-of-law

逻辑关系上,“法治中国”“法治国家”“法治社会”“法治政府”是法治中国话语中的核心概念,在过去的研究中一般不对这四者进行严格的区分,通常赋予它们交叉或者重合的含义。但是在我国提出建设法治中国的目标后,四者的内涵区分便关系到法治建设的顶层设计[22]。在中国《宪法修正案》的实施、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的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的召开等一系列法治中国大事件的影响下,对“法治中国”建构的认识逐步趋同,认为“法治中国”是统领性术语和基石性范畴,是在“法治国家”“法治社会”“法治政府”的上位阶的整体概念,应在“法治中国”的目标下完成“三个共同推进,三位一体建设”[2,22-23]。按照该逻辑,“法治国家”“法治政党”“法治社会”“法治政府”是“法治中国”下既有显著区别,又存在密切联系的平行概念。表达上,以“法治+名词”形成高度凝练和工整的四字词语。内涵上,按照法和政治理论,“法治”一般取其狭义之理解,即“政府应受法律统治并服从法律”[24]。在这里,“法”以规范和约束国家、政党、社会和政府的制定法成文法为主。对“法治政党”来说,“政党”就是中国共产党,“法”还包括党章等。“治”就是“统治”“管理”“规范”的意思,不宜做过于宽泛的解释。

文章来源:《楚天法治》 网址: http://www.ctfzzz.cn/qikandaodu/2021/0425/597.html



上一篇:基于语料库的冤假错案英语新闻报道的实例化研
下一篇:网络语言生态环境失衡下的法治思考

楚天法治投稿 | 楚天法治编辑部| 楚天法治版面费 | 楚天法治论文发表 | 楚天法治最新目录
Copyright © 2018 《楚天法治》杂志社 版权所有
投稿电话: 投稿邮箱: